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困扰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四章 困扰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一百一十四章 困扰

  上海,海伦路。



  MDK一行人拖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在路上走着。



  房东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一路热情的带着林一众人来到海伦小区。



  “看吧,我这里可是水电气光纤电话五通,电视冰箱彩电洗衣机空调微波炉音响一应俱全,全精装修地理位置又好,交通方便外出就是淮海路到外滩只坐三站公车……”房东一口上海话快得几乎把所有人都听晕了。



  “大叔,你能不能用普通话说慢点,我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沙曼说道。



  房东一拍脑袋,道:“哎,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们都是四川那边的人了,那边的人怎么能听懂上海话呢?”



  4S瞪着他,道:“四川人怎么了?你上海话很洋气?老子警告你,老子就是吃火药长大的。”说完冲着房东挥了挥拳头。



  房东眯着他那双细眼轻蔑的打量打量了4S,4S一脸怒气的瞪着他。



  林一也四周张望着。



  这是一套三室两厅两卫的房间,外带厨房阳台,地方是非常宽敞了。



  “这里一个月房租需要多少钱?”林一问道。



  房东立即道:“不贵,不贵,才4000元一个月!”



  “啊!”七个人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什么?4000元一月,你抢银行算了!”4S忍不住怒道。



  房东也不生气,道:“你们嫌贵,我可告诉你们,这里可是上海的市中心,海伦路上的房子也就我这套是最便宜的,不信你们自己去问嘛!”



  林一点点头,房东并没有欺骗他们,他今天早上在中介那儿问得差不多了,确实只有这套房子算是物美价廉了,最关键是这里距离CPL的大会场比较近,太远了会极大的耗费大家的时间。



  C城不能与上海相比,大都市始终是大都市,起码上海租房的价格就是C城的5倍。



  林一向沙曼使了个眼色,沙曼立即会意,她赶紧道:“李大爷,咱们都是从四川那边来上海参加这次比赛的!”



  房东一听,道:“比赛?什么比赛?难道是那个CS全国大赛?”



  沙曼道:“对啊,就是那个CPL全国大赛!”



  房东道:“那又怎样?”



  沙曼道:“是这样的,我们七个人都是一个战队的,但是我们还没有拉到赞助费,我希望你能再便宜点租给我们,我们都很喜欢你的房子。”



  房东立即摇头道:“那不行,我这房子上个月有人出了4500一月我都没有租。”



  沙曼立即央求道:“李大爷,你看我们虽然是来参加比赛的,但绝不是坏人,会很安分的住在这里的,你就通融通融吧。”



  房东瞧了瞧满脸羞涩的沙曼,又瞧了瞧一脸单纯的苟小第,想了半天,终于道:“哎,真要命,好吧好吧,看在你们都不是坏人的份上,这房子3500一个月,再少的话你们就只有另请高明了,必须一次**清一季度的房租,押金5000元!”



  林一对沙曼悄声道:“咱们现在还有多少钱?”



  沙曼道:“只有19000多元了。”



  林一想了想,咬了咬牙,道:“好吧,一季度就一季度!”



  房东顿时眉开眼笑,道:“好,好,好,都说四川人特别爽快,看来果然是的。”



  很快,林一签了合同,付过房款,房东终于欢天喜地的离开了。



  4S立即把行李一扔,躺在沙发上,道:“妈呀,都说上海房价高,看来一点也不错,这么一套房子虽然是漂亮,但要3500一个月,真是贵得吓人!”



  苟小第也躺在沙发上,道:“不过真是好也,哈哈,还是老大有本事,租了这么大一个房子!”



  林一笑道:“都别高兴得太早了,阿曼与云妹子一个房间,咱们四个大男人有一个人轮流出来睡一天沙发,其他人就两个人一个房间!”



  苟小第立即不服气的坐起来,道:“为什么是四个人男人,不是五个男人,我不算男人么?”



  4S笑道:“你这小屁孩算什么男人,老实点!”



  梁风也注视着客厅四周感叹着:“这地方摆六台电脑是没问题了,但确实也太贵了,虽然贵了点,但总也强过住和平饭店。”



  林一道:“恩,吃人嘴短,就算住得稍微差点咱们都是高兴的,免得又被电竞部的人请出来!”



  4S一听火就来了,道:“就是,他妈的,瞧着那个方剑辉我就生气!”



  云青道:“没关系,以后这里就是咱们的家,住这里好多了,我都闻到外面的花香了!”



  金扬道:“就是嘛,饭店再好也好不过自己的窝,大家动手打扫打扫吧!”



  ……



  林一也跟着大家笑着,他虽笑着,但目光里却也隐藏不住担忧之色。



  沙曼瞧着林一,她虽然也在笑,但心里也同样在担忧。



  MDK七个人都是没有正当职业的人,现在不但刚付过房租,而且还被人取消了赞助待遇,可说全家人的家当只剩下三千多元钱了。



  七个人没有工作的人用三千元要在上海生存,顶多能支撑一个月。



  一个月之后,CPL也结束了,没有人能说得清楚未来与命运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形。



  怎样才能度过这个难关呢?



  沙曼沉思着,她已暗暗的下定了决心。



  * * *



  黄昏!



  东方明珠辉煌的灯火照亮了整个外滩。



  来来往往的游人不断在河堤上拍照留恋,各种肤色的人们在相互说笑着。



  林一,梁风,4S也漫行在外滩上。



  “哇!这就是传说中的上海滩呀?”4S故意放开了嗓门大吼一声,引得四周的游人纷纷把目光投向他们三人。



  那眼神就像在看三个白痴一样。



  “哈哈哈哈!”4S忍不住仰天狂笑。



  林一与梁风顿时脸红到耳根。



  “妈的,别人要是问你,你可千万不要说你认识咱们!”林一笑骂道。



  4S满不在乎的又扯开了嗓门,开始唱起《上海滩》的调子来:“裸奔,裸泳,万里口水滔滔永不休……”



  林一与梁风差点晕了过去。



  “你爷爷的,金扬怎么不在这里,让他也来受受你的折磨!”林一一下按住4S。



  4S立即翻手抓住林一,笑道:“来来来,老狗日的皮子痒痒了,来摔一交,输了的跳黄浦江。”



  “来就来,好久没教训你小子了!”



  梁风微笑着注视着两人在外滩的河岸边打闹起来。



  NEC大楼灯火通明,东方明珠辉煌耀眼,但它们的光芒怎能比得上MDK人友谊的光亮呢?



  许久,两人终于打累了,在公交车站的小店里买了包香烟,打开后三人就地坐下开始抽了起来。



  “风哥,你也来一根!”4S把香烟盒子扔给梁风。



  梁风抽出一支,默默的点燃了。



  望着满街的人流与车辆,林一默默道:“还有几天CPL就开始了!”



  4S兴奋道:“恩,这次咱们重出江湖,一定要搅他个天昏地暗,杀他个日月无光,打他个飞沙走石,炸他个鸡飞狗跳!”



  林一笑道:“哈哈,这点我倒不担心,我知道有你这小子,一定是那些队伍的噩梦。”



  但一旁的梁风却默默的叹了口气,道:“林仔!”



  林一道:“风哥!”



  梁风道:“咱们今年可与去年不同了!”



  林一怔了怔。



  梁风道:“今年咱们不但有了七个人,而且今年的比赛我感觉比去年将会更加困难。”



  林一点点头,他明白梁风话里的意思。



  从他一个月前在刘召那里被拒绝后,他就隐隐有了种感觉,冥冥中有人在暗中与他们作对,这次被人从和平饭店里赶出来他就知道,这些事必然与陆定坤有关系。



  有陆定坤参与的事情,对林一来说通常都不是好消息。



  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现在经济问题才是最大的难题。



  “咱们兄弟几个饿几顿,吃点苦都没什么,但却不能把咱们两个妹子给饿着了,还有小狗子,他还在长个子,咱们不能像去年那样让他一起与咱们去到处找钱!”梁风默默的叹息着。



  4S道:“怕什么?咱们哥几个都在一起了,还怕照不到钱么?再说这是大上海,妈的我就不信找个干活的差事都找不到?”



  梁风拍了拍4S的肩膀,道:“石头,我叫你们今天出来玩就是想和你们商量这个事,咱们哥三就当是出来找事做,但回去后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了!”



  “为什么?”4S不解道。



  梁风笑道:“还有几天比赛就开始了,这次咱们大家绝不能再分心,而且云妹子眼睛看不见东西,金仔一定要在家里照顾他,沙曼妹子与小狗子难道你忍心让他们跟着咱们到处去跑吗?”



  一听到沙曼,4S就不说话了。



  林一笑道:“那是没问题的,其实今天上午我宣布训练时间改在早上6点到中午1点就是希望我们下午到晚上有时间出来找钱!”



  梁风讶然道:“原来你早就想好了。”



  林一苦笑道:“现在是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了,别像去年,什么都没准备,到了北京大家就都跟着我吃苦!”



  4S道:“怕什么,难道老子怕吃苦么?”



  林一看了他一眼,道:“那倒不是怕你吃苦,只是今年的CPL就像风哥说的,我们未必会走得很顺利,现在凡事都得考虑考虑!我们这次来参加比赛,必须夺冠!”



  说这话的时候,林一的眼睛里闪动着凌厉的光芒。



  4S点点头,道:“妈的,你说得也是,我是没你小子考虑得周到,难怪有人老骂我是大脑简单,四肢发达。”



  “谁这样骂你?”林一好奇道。



  “还不是那小白痴!”4S红着脸咬牙切齿道。



  林一与梁风顿时笑开了。



  “你们先聊着,我去找个地方方便方便!”4S有些不好意思,从地上爬起来就跑。



  “哈哈哈哈!”林一与梁风大笑开了。



  游人们都好奇的注视着这几个坐在地上的年轻人,他们虽然看上去很古怪,但他们却笑得很开心,很高兴。



  好象他们什么都不在乎一样,无论多大的困难他们只需要笑笑仿佛就立即能解决。



  夜色渐渐浓了,黄浦江的江面倒影着城市的影子。



  灯火依旧辉煌,但梁风的脸色却有些黯然。



  “林仔!”梁风注视着远处的江面默默道。



  “风哥,你今天看上去怎么好象有很多心事!”林一关切的问道。



  梁风笑了笑,笑容有些苦涩:“那天晚上我在饭店见过珍妮小姐的!”



  林一好奇道:“哦?她对你说了什么了?”



  梁风道:“那天晚上我与她聊了很多,都是关于你的事情!”



  林一看着他。



  梁风道:“其实,珍妮小姐原来与大阿姐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是同学!”



  林一的脸色一下变了。



  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人一提到陆月馨或是林静的名字,他的脸色就会立即阴沉下去。



  梁风忽然按住他的肩膀,道:“你别激动,听我说完。”



  林一忽然道:“好,你说!”



  梁风道:“大阿姐一年前已经离婚了!”



  林一又怔住。



  梁风道:“你听我一句话,你误会她了!”



  林一道:“我怎么可能误会?”



  梁风道:“你相不相信我?”



  林一愣道:“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



  梁风道:“你确实误会她了!”



  林一不说话了。



  梁风道:“这之中的过程我不讲给你听,我只要你知道,大阿姐以前可能做得不对,但她现在已经回头,你现在若还是像那天在和平饭店里对她你就不对了!”



  林一惊讶道:“原来你都已经知道了?”



  梁风道:“都是珍妮小姐告诉我的。”



  林一看着梁风很久很久,道:“风哥,我相信你!”



  梁风道:“大阿姐也是大娘养大的,咱们封山里出来的人,有谁是忘恩负义的人?你别问大阿姐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你只要相信我就可以了。”



  林一点点头,默默的握住梁风的手,道:“风哥,我是永远相信你的,我也不希望她是那样的人,因为我们林家不会有那样的人!”



  梁风点点头,道:“说得好,这次来上海,就算不能夺冠,只要你们姐弟和好,我比什么都高兴!相信三妹子看到你们和好了也会高兴的!”



  林一缓缓道:“风哥,咱们本就是一家人!”



  梁风高兴的点点头,道:“好,很好,我就知道,我从来就没有看错过你!”



  看着梁风憨厚的表情,林一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