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变故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变故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变故

  晚餐,总是能给劳累了一天的人们惬意的好心情。



  当MDK、3D、5R一群年轻人在和平饭店里说说笑笑,享受着CS友谊的快乐时。



  向海却在自己上海的办公室里对着自己桌上冒着热气的“康师傅来一桶”泡面发愁,本该在和平饭店享受的晚餐,除了MDK外,其他所有的中国人都被美国韩国方的代表很客气的“请”了出来。



  很显然,MDK战胜5R让这两个国家的代表感觉不但丢尽了脸,而且更是怀疑中国主办方的诚意,居然在产品宣传会上并未派出最优秀的队伍与他们竞技。



  现在,陆定坤,仇笑仁,方剑辉,林静四人就坐在向海办公室的沙发上看着各自面前的泡面发呆。



  陆定坤笑道:“已经很久没吃到这么好的东西了,在我看来,这泡面反而比饭店的山珍要可口多了,大家都快动手吃吧!”



  说完,他自己先端起了盒子。



  方剑辉不安的瞧了陆定坤一眼,胆战心惊的端起泡面盒子。



  仇笑仁沉着脸,冷冷道:“老陆,你的胃口还真是好!”



  陆定坤喝了口面汤,笑道:“总不能因为5R战队输了场比赛我们大家就都没胃口了吧?”



  仇笑仁冷笑道:“我本是为OPK与5R赞助兼广告的,但现在莫名其妙冒了个MDK出来,而且还偏偏赢了,我一下子就买了两个输家,这次与三星和因特尔的合作算是彻底玩完了,我现在还有胃口那才真是怪事!”



  陆定坤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很了解仇笑仁说这些话的意思,无非是要为对付林一给自己找个理由出来,因为有林一的存在,仇天就不会变成那种样子了。



  仇笑仁瞧了瞧林静,冷笑道:“还是海伦小姐划算,全都不赞助,而且又做足了人情,女人当真是比男人聪明多了。”



  林静也冷笑着,道:“仇老板的财力我怎么能比呢?我敢赞助OPK这样的大型俱乐部吗?再说MDK突然出现我也没有想到,主办方的安排日程上只有OPK与5E的名字,MDK突然出现,我根本就没插手这件事,仇老板应该问问向部长才对,也许只有他才知道这件事呢?”



  向海听到这句话脸色一下就变了,他当然清楚,林海伦把所有的责任一下子全推在了他的头上。



  仇笑仁忽然道:“向部长!”



  向海立即笑道:“仇老板有什么高见?”



  仇笑仁道:“高见倒没有,愚着倒是一大堆!”



  向海道:“愿意听听仇老板的看法。”



  仇笑仁道:“今天下午在和平饭店那里发生的事情我想传到媒体的耳朵里恐怕不太好吧?”



  向海道:“这个自然是的,我已经通知了各部门,今天的比赛情况绝对不能向外界透露。”



  仇笑仁笑道:“据我所知,中国的CS水平确实不能与世界顶级水平相提并论,按常理来说,OPK与5E输给3D与5R是很正常的事情!”



  林静忽然冷冷道:“仇老板的意思是不是MDK战胜了5R就不正常了?”



  仇笑仁瞧了瞧林静,道:“假如媒体知道了这件事,他们一定会认为5R会打假,输给一名毫无名气的中国战队是因为商业利益的驱使,海伦小姐,你作为政府的组织宣传部长,我相信你比我更了解,现在媒体的八卦新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比宣传部的效果更有效!”



  林静瞧着仇笑仁,道:“仇老板的意思是……”



  仇笑仁道:“我只是不想让CS界认为,因为这次事件,所有中国几亿CS玩家认为是我们这些赞助商在从中捣鬼,让我们背上侮辱CS的恶名。”



  林静冷笑道:“向部长刚才已经说了,这件事绝对不会让外界知道的?”



  仇笑仁叹了口气,道:“海伦小姐,我相信你听说过这句话吧,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不透风的墙的。”



  林静怔住。



  仇笑仁把目光落向向海,缓缓道:“MDK这种业余队伍居然能战胜世界强队,如果不是有水分在里面,那又是什么原因呢?”



  向海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仇笑仁是什么意思了,MDK战胜5R,这种事说出去肯定是没人会相信的,但如果人们相信,解释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政府与赞助商在幕后联手操作,这个说法一旦传出去,不但对政府的形象有损,而且从商业角度来讲更是严重损害了像仇笑仁,陆定坤这种赞助商的企业利益,就像现在自己被人家“请”出和平饭店,仇氏石油航空和陆氏集团与三星和Intel的合作投资计划肯定是泡汤了。



  向海道:“仇老板的意思,那应该怎么办?”



  仇笑仁冷笑道:“像MDK这种队伍根本就是有人蓄意喊来捣乱的,按道理应该取消他们CPL的参赛资格,不允许他们参加国内有关CS的任何商业活动。”



  向海这才倒抽了口凉气。



  林静冷冷道:“我实在不明白!”



  仇笑仁盯着她,道:“海伦小姐有什么地方不明白的?”



  林静道:“既然是有人喊来蓄意捣乱,那么要惩罚的人也该是那个蓄意捣乱的人,关MDK什么事?现在人家都是三星与Intel的座上宾,难道我们应该这样对待座上宾?”



  仇笑仁冷笑道:“海伦小姐,我希望你弄清楚一件事!”



  “什么事?”林静道。



  仇笑仁道:“这里是中国,不是美国也不是韩国,我们电子竞技产业没有人家完善,虽然这是新兴的产业,但主要还是依靠赞助商与广告商的支持才能得以发展的。”



  林静不说话了,把目光转向向海。



  向海也低头沉默不语。



  拿人钱财,吃人嘴短,这个道理谁都明白的。



  电竞部每年的经费实在少得可怜,若不是仇笑仁与陆定坤这样的大富豪提供的赞助,这次CPL大赛中国根本就没有资格获得名额。现在人家说要处理谁,自己当然也得言听计从。



  见向海没有反应,林静顿时有些暗自心惊,她虽然有着政府官员的身份,但实际上她是没有权利来插手向海这边的事情的。



  沉思片刻,林静道:“仇老板既然觉得这样做比较好,那我也不反对,但我还是希望能听听陆先生的意见。”



  这句话说得已算非常高明,她不反对,但肯定也不支持,把决定权让给陆定坤来更加明智,毕竟陆定坤远谋深算,不似仇笑仁这么咄咄逼人。



  陆定坤笑了,别人争一千道一万,最终还不是得听他的。



  正所谓唯不争,天下与能莫之争。



  陆定坤慢悠悠的放下盒子,缓缓笑道:“其实呢,如果我们把MDK的CPL资格取消有点说不过去,毕竟他们现在是英雄,我们这样子对待英雄似乎不太好吧!”



  仇笑仁的脸色沉了下去,林静却几乎欢呼出声来。



  陆定坤继续道:“不过,这个MDK无视中国电竞的制度,擅自与人家比赛未经得有关部门的同意,而且也损害了我们赞助商的利益,我觉得应该取消他们在CPL上本应有的赞助待遇。”



  听到这句话,林静心里才真正感到了一丝战栗:这个圈子里,人人都说“陆先生”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看来果然是的,取消赞助待遇意味着什么,这对其他参赛的职业半职业队伍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对MDK这样的业余队伍简直就是要了他们的命。CS发展到了今天,参加WCG,CPL,ESWC这样的大型比赛,每支队伍都会或多或少的获得相应的政府资助补贴,因为中国的CS发展还不够完善,太多太多参加比赛的队伍总是受到了金钱问题的干扰,而现在要取消MDK的赞助待遇,这也就意味着MDK从来到上海开始,一切围绕CS的活动必须自己承担经济压力,这对一支业余队伍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的事情。



  林静沉着脸再也不说话了,陆定坤的威力她现在总算领教了。



  向海忽然拍手道:“好吧,既然陆先生这么厚道,我们还是依然陆先生的意思办吧?”



  仇笑仁瞧了瞧陆定坤,陆定坤正笑着向自己点头,仇笑仁也只好点头,道:“好吧,我还是尊重老陆的意思,就这么定了。”



  向海这才扭头向方剑辉冷冷道:“小方!”



  方剑辉惶恐的点头:“向哥!”



  向海道:“这事就再交给你办,明天早上就去和平饭店,明白吗?”



  方剑辉点头道:“好的!”



  林静忽然站起身,猛的挎上挎包,冷冷道:“我还有事,就不陪各位了!”说完秀发一甩,头也不回的就向门外走去。



  陆定坤与仇笑仁同时怔了怔。



  向海立即对方剑辉道:“你去送送林部长。”



  方剑辉道:“是!”



  “那我们也告辞吧?”陆定坤也站起了身。



  向海赶紧笑道:“那我送送两位!”



  陆定坤笑道:“还是不劳向部长了,我们还有几个客户要见,大家辛苦了一天,也早些休息!”



  向海只得谦逊几句,目送着陆定坤两人走进电梯。



  电梯门合上,升降灯亮起,陆定坤注视着不断下降的楼层沉思着。



  仇笑仁也沉吟着,道:“老陆,现在我与你的意见开始有分歧了啊?”



  陆定坤笑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林海伦与你的意见对峙?”



  仇笑仁瞪了他一眼,道:“只要你陆先生一句话,难道她还敢争什么?一个小小的宣传部长也能插手赞助商的事?”



  陆定坤笑道:“你不要小看她!”



  仇笑仁道:“哦?”



  陆定坤道:“这个部长的来头绝不简单,据我所知,她表面是部长,实际上自己有很多产业,而且在华南地区拥有很多矿产,更重要的是她好象还与华夏银行和瑞士银行两家人有很大的关系,否则以她二十多岁的年龄怎么可能成为一个部的部长呢?”



  仇笑仁冷笑道:“那又怎样?我不管她是谁,只要与我作对,下场都是一个样!”



  陆定坤有些忧郁的看着仇笑仁,他不止对仇天担心,更是对仇笑仁担心,仇笑仁这两个月来性情变化已不是他所能预料的了,不过,他现在最关心的问题还是林海伦,他现在已经对这个从国外留学回来担任部长级别的女子的真实身份发生了极大的兴趣。



  * * *



  楼下。



  林静走进停车场,打开自己的奥迪汽车。



  方剑辉已经追了出来。



  “你来干什么?”林静冷冷道。



  方剑辉勉强笑了笑,道:“我来送你一程,相信你不介意吧?”



  林静冷冷道:“我自己有手有脚,难道我还不会走路吗?”



  方剑辉顿时有些尴尬,他也不是第一次见识林静的冷若寒冰了。



  方剑辉还未说话,林静却又道:“如果是你的头让你来送我,那么就不麻烦你了,你回去告诉他,林某人受不起他的好意!”



  方剑辉道:“那假如是我私人来送你呢?”



  林静看了看他,冷笑道:“那也不必了!”



  “为什么?”方剑辉忍不住问道。



  林静道:“我习惯有人来送我!”



  她故意把那个“人”字强调得很重。



  方剑辉愣了愣,道:“我难道不是人?”



  林静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室,漫不经心的说道:“是的,你不是人!”



  方剑辉忍不住道:“那我是什么?”



  林静道:“你是什么,你自己应该知道!”



  方剑辉的脸猛的抽搐了一下,就像被人抽了一耳光,林静的意思他已知道——他是向海脚下的一条狗!



  林静关上车门,瞧了瞧方剑辉一脸出神的表情,缓缓道:“其实我本来很欣赏你这种人的,你是个从低层奋斗上来的人,这种人值得尊重,但是你不该认为做一条狗很光荣,你是自己不尊重自己,你知不知道,我并不讨厌你,但你起码应该知道,一个男人穷不可怕,可怕的是男人穷得没有志气才是真穷,女人不喜欢真穷的男人,尤其是贱骨头,没有哪个女人会喜欢的,你回去好好想想我说的话,冷静下来了再打电话给我!”



  说完,汽车飞快的驶出了停车场。



  留下方剑辉愣在原地一阵脸红一阵脸白。



  * * *



  上海的黎明总是来得特别的早。



  天蒙蒙亮,躺在床头的林一就听到了黄浦江上传来的轮船鸣笛声,还有钟楼的报时钟声。



  第一次来到这座中国最东方的大城市,他多少还有些不习惯。



  昨晚与Miller金天秀他们聊CS聊到半夜,他忽然想到了很多问题,也颠覆了他很多的CS理念。



  世界级的高手始终与平常人是不一样的,他们对待CS的态度是每个MDK队员应该认真学习的。



  “啊,好酒啊好酒,老子很少喝到这么好的好酒!”宿醉的4S躺在旁边床头迷迷糊糊的说着梦话。



  林一不禁笑了,瞧着4S幸福的搂着被子的模样,他觉得心里很温暖。



  要知道去年的这个时候,他们在北京还是两个人挤一张草席,为了让小狗子能安稳的睡床,他与4S争着躺地板。现在总算好多了,每两人一个房间,而且还是闻名的和平饭店。



  他正出神,忽然就听到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林一穿着拖鞋跑去打开门。



  “林先生,希望没有打搅你们休息!”方剑辉一脸的笑容可鞠。



  林一笑道:“原来是方先生,快请进!”



  方剑辉找到沙发坐下,道:“希望你们住在这里还愉快吧!”



  林一道:“那还得多谢方先生!”



  4S也醒了,穿着大裤衩,对方剑辉道:“原来是你!”



  方剑辉笑道:“没关系,石兄弟随便好了,大家都是男人,没关系!”



  林一对4S笑道:“你还不起来?”



  4S赶紧爬起床。



  方剑辉吸了口气,缓缓道:“林先生,其实今天这么一大早来,我是来告诉你们一个不好的消息的!”



  “哦?”林一与4S顿时愣住,“什么不好的消息?”



  方剑辉勉强笑了笑,道:“你们MDK昨天战胜了5R战队,其实作为中国人,我心里也觉得蛮高兴的。”



  林一没有说话,他紧紧的盯着方剑辉。



  方剑辉道:“3D与5R这次来中国,是受到了主办方与众多赞助商的邀请而来的,他们与5E、OPK的比赛是经过了国家相关部门同意才获得批准并进行的!”



  林一笑道:“但我们没有是不是?”



  方剑辉点点头,道:“是的,所以你们战胜了他们,从某种程度上说违反了电竞部的规定,是应该受到处罚的。”



  4S一听,顿时跳了起来,道:“什么?咱们打赢了5R还要受到处罚,我日,这是哪门子道理?”



  林一赶紧拉住他。



  方剑辉道:“其实我与石兄的想法是一样的,昨晚高层开会,电竞部决定不追究处罚,但是要取消你们在CPL的赞助待遇。”



  “啊!”林一与4S这才真正吃了一惊。



  方剑辉又勉强笑了笑,道:“其实本来是要取消你们CPL参赛资格的,但还好陆先生说情,高层才决定不这样处罚。”



  林一道:“陆先生,哪个陆先生?是不是陆定坤?”



  方剑辉道:“是的!”



  4S忍不住骂道:“我操他妈的,狗娘养的,又是那个姓陆的,我操!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天理,咱们打赢了5R居然还要受处罚,我日,这样下去谁还敢来玩CS了,你们领导脑袋里装的都是屎吗?”



  方剑辉似觉得也有些不好意思。



  林一却按住了4S,对方剑辉淡淡道:“方先生的意思我已明白了,是不是我们今天应该离开这里了?”



  方剑辉顿时觉得有些难受,道:“是,是这样的!”



  这时,酒店的保安已走了进来,对林一道:“林先生,你好,希望你们MDK战队能在中午12点退房之前离开和平饭店,非常感谢你们能够合作!”



  林一点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



  保安退了出去,但4S却一把揪住了方剑辉的衣领,怒道:“妈的,你这小子玩我是不是,昨天还说什么接待老子,今天又翻脸要赶咱们走,老子揍你这个狗日的!”



  林一赶紧死死的拖开4S:“石头,别乱来!”



  4S被林一按在床上挣扎着,口里不停的大骂着,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



  他每骂一句,方剑辉的心里就更难受一分。



  方剑辉喃喃道:“不好意思,其实我也不想这样,这都是上面的意思,我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4S怒道:“理解你妈,你这条狗,人家叫你干嘛你就干嘛!叫你去吃狗屎你怎么不去?”



  方剑辉的脸色顿时“唰”的一下变得极为难看,4S这句话基本上与林静昨晚送他的话本质一样。



  这个现实的社会,没有人愿意做一条“狗”,但事实上很多人都是一条“狗”,甚至比“狗”都还不如。



  林一有些生气,怒道:“石头,你给我闭嘴!”



  4S果然不敢再开腔了。



  林一瞧了瞧方剑辉,道:“方先生,希望你别介意!”



  方剑辉情绪似有些激动,道:“没什么,石兄弟骂得好,骂得应该,我就是条狗,难怪我喜欢的女人看不起我,其实我也不愿意这样,所以只有希望你们能理解!”



  听到这话,4S反而怔住。



  林一也没料到他会这样说自己,他拍了拍方剑辉的肩膀,道:“方先生,我们大家都非常感谢你的,因为你一直对我们都很热情,至于处罚的事情,我们也不会让你为难的,我知道,你一定有你的苦衷是不是?你放心,等会咱们就离开这里!”



  方剑辉呆呆的注视着林一,他忽然觉得,自己不如4S,起码4S活得比他有尊严,4S想骂就骂,想打就打,也用不着看别人的脸色过活。



  一个人活着,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钱?是权?是女人?还是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



  方剑辉在这一瞬间忽然觉得自己以前追求的东西好象都错了。



  他穷的时候,他不顾一切去找钱!



  他受欺负的时候,他玩命的去奋斗!



  他因为穷而被初恋女友抛弃的时候,他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出人头地!



  现在,他几乎是什么都有了。



  钱,他不缺;权,他现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女人,除了林海伦,他随时一抓就是一把!



  但现在他好象并不快乐,为什么自己还会觉得难受?他也说不出来!



  林一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我等会去叫他们起来,咱们收拾收拾就走!”



  方剑辉吃惊的看着林一,他更不明白的是林一在这种时候还能笑出来,他笑得那么自然,那么沉稳,让人心里说不出的温暖。



  一时间,方剑辉呆坐在了沙发上!



  * * *



  “突突突!”金天秀敲着梁风与苟小第的房间门。



  里面没有反应。



  “突突突!”



  仍然没有反应。



  金天秀皱着眉头,喃喃道:“怎么睡得这么沉?难道昨晚真的喝多了吗?”



  “他们没有喝多!”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金天秀回头一看,忍不住道:“珍妮小姐,Miller先生!”



  珍妮向金天秀笑了笑,道:“金小姐,你是想找MDK的人吗?”



  金天秀笑道:“是的,今天没有活动,大家休息了一晚,我想邀请他们来与我们进行一场5V5的友谊赛。”



  Miller看着金天秀道:“但是他们今天一早就离开了!”



  “离开了?”金天秀吃惊道。



  珍妮点点头,道:“是的,他们已经离开了!”



  “啊,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离开呢?在这里不是住得好好的吗?”金天秀不解道。



  珍妮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听说他们因为与你们比赛而遭到了处罚!”



  金天秀顿时瞪大了眼睛,道:“什么,与我们比赛还遭到处罚?”



  珍妮郑重的点点头,道:“因为他们擅自与你们比赛没有经过他们国家相关部门的批准!”



  金天秀哭笑不得,道:“怎么中国有这样奇怪的规定呢?”



  Miller叹了口气,道:“我也很奇怪中国有这样的规定,也许这也是中国CS水平上不去的一个原因吧?”



  金天秀道:“那,大家现在去哪了,珍妮小姐,你能告诉我吗?”



  珍妮苦笑着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没有人知道!”



  金天秀顿时呆在了原地。



  Miller道:“还有一周的时间,CPL中国赛区的总决赛就要开始了,他们参加了的,我想到时候就又能看见他们了,金小姐不用担心!”



  金天秀喃喃道:“但是,后天我们大家就要去北京参加活动,活动结束之后5R就要返回汉城,不知道下次要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们!”



  Miller也叹息着,道:“我们3D到时候也会返回纽约,只希望能在美国的CPL总决赛上能遇见他们。”



  两人顿时有些失落,珍妮赶紧安慰着他们。



  “但愿这两天我们还能再见到他们!”珍妮也叹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