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招牌战术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一章 招牌战术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一百一十一章 招牌战术

  第三局。



  金天秀金智兰终于买起了AK。



  这一次,轮到林一等人暗自心惊了。



  倘若说前两局MDK获胜还有几分运气在这里面的话,那么这一局金天秀的AK就不会再让人运气一把了。



  这把AK的威力已经远远超过了AK本身。



  “小心呐!”4S都在心里默默的念着,他的拳头都已握出汗来。



  但苟小第却不这么想:如果我把金姐姐的AK打掉的话,哈哈,那我不是一下子就让她记住了我?



  带着这个想法,他赶紧在冻结时间里在CT基地墙壁左边上喷了个图。



  梁风立即会意:小狗子要防守中门,他直接去A门。



  于是,苟小第兴冲冲的买了一把AUG,在中门外面活蹦乱跳着,时不时透过门板向斜坡上穿上几枪。



  事实上,他确实让金天秀记住了他。



  苟小第这漫无目的的乱跳乱穿居然就把悄悄从匪基地沟壑里走出来的金天秀穿了个头。



  只听得“铮”的一声脆响,金天秀吓了一跳,自己莫名其妙就损失了99点HP,再往前一看,中门外的AUG正响得欢快。



  “哒,哒哒,哒哒哒!”苟小第的AUG根本就不是有意识的穿射,反而像是拿着AUG在玩一样,光听那声音就知道是故意的一发、两发、三发、四发……有规律,有节奏,玩具枪?



  但是他这一通玩耍却把自己的位置出卖给了人家,金天秀凝神观察了一会后,手里的AK忽然激射出一大串子弹,这串子弹大约有9颗左右,前5颗透过中门木板把苟小第粘在了原地,任他活蹦乱跳也动不了,其实他不跳还好,一跳就坏了事,金天秀的AK虽然压枪压得极好,但后座力却始终让她的子弹不能打在一个点上,苟小第这一跳,AK的后四颗子弹恰好全冲着他脑袋上去了。



  “噗嗤”一声,苟小第先是脖颈处中了一枪,然后“啊”的一声就躺在地上睡大觉了。



  “嘿嘿!”苟小第扭过头冲着林一等人咧牙笑了两声,他似觉得自己这种白痴打法挂了也很好笑。



  瞧着他的表情,林一顿时笑了,而5R背后的那堆人却面面相觑,他们不明白自己挂了还笑得这么开心,如此紧张的比赛,应该严肃专注才是。



  但他们却不知道,一个人若是总能随时开心的一笑,就能冲散各种各样的困难与艰辛,MDK的每个人都喜欢在最痛苦最难过最危险的时候笑笑,所以他们比世界上大都数的人都要强一些。



  MDK的其他人也捧腹笑开了。



  但梁风没有笑,因为目前的情况他实在笑不出来。



  金智兰的AK虽不及她姐姐那么精准有效,但也够梁风受的了。



  在金天秀与苟小第交火时,在A洞口的他们已经分别在同一时间选择了“背身雷”的做法各自闪出来拼枪,这一次,两人在白屏中选择不闪避开枪,梁风依然是蹲下雷霆万钧之势出击,金智兰却是灵巧的凭感觉点射了几枪后全身而退。



  待屏幕恢复过来,梁风发觉自己竟然只剩下3点HP,而金智兰还剩下30点HP。



  “咱们毕竟还是与顶级强队的枪法有差距的,大家以后要更加苦练!”林一瞧着屏幕小声道,金扬与4S都认真的点了点头。



  梁风中枪之后同时发现苟小第又挂了,他不敢恋战,迅速回头回防平台,而这时,金天秀已顺利通过了小道。



  听到刚才A门那一通激烈的M4扫射声音,而两人都没有死亡,金天秀就判断出,这个Wind与自己妹妹各自都不会有多少HP了,而前两局下来,她对这个Wind已经有了认识,这样的选手一定是极限枪法流的迅猛选手,他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必然是狂风暴雨,而且必然有伤亡,但是现在他与金智兰都没有挂,很显然这之中发生了什么意外,至于究竟是什么样的意外,她也来不及去想象了。



  在这一瞬间,金天秀只是有了一种感觉,那就是Wind必然往后撤退。



  她料想得一点也不错,梁风是个老实的人,不光是在现实中,而且在CS里也如此,他在撤退的时候老老实实的发出了脚步声,如此大的脚步声怎能骗过金天秀的耳朵?



  金天秀顿时也紧张起来,自己只剩下1点HP,与对方正面冲突肯定讨不了好,她迅速换出手雷,决心能炸掉对方多少HP算多少,也为金智兰后面的进攻增加胜算。



  这颗手雷是经过她的精密计算直接扔向爆破点绿箱右侧再反弹到大道上的,梁风在就快通过路口时,他的耳机里传来了“铮”的一声。



  他知道,小道上有手雷来了。



  他猛的冲出小道急停,M4全力喷出火舌,金天秀应声而倒,但梁风也同时也被炸飞了出去。



  “Terrorists win!”



  5R的其他人松了口气,她们总算获得了第一局的胜利。



  MDK的人却叹了口气,对方的精确计算不愧是世界一流水平的计算,分毫不差。



  梁风也似不甘的松了松紧抬着的双臂,5R毕竟是5R,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战胜的。



  他毕竟长时间没碰CS了,即使一直在训练,他现在也说不出自己的水平与别人究竟相差多少。



  商务间里,静悄悄的,安静得出奇,每个人几乎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这场不为外界人所知的比赛虽然毫无名气毫无商业意义可言,但每个人都知道这其中的惊险,因为它是中国人与韩国人之间的尊严较量,已不仅仅是为了CS水平高低。



  尊严,往往是从枪声中产生的,不是从商业利益的金钱与人气里出现的。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尊严这个道理就这么简单直接。



  这样的比赛,任谁都不敢掉以轻心。



  第四局第五局。



  金天秀的AK威力终于显现了出来。



  这两局,5R不断使用闪光手雷烟雾的慢推打压战术,两次在大道两端的超长距离交火,梁风的顿时失去了优势,他的枪法虽强悍,但长距离的猛烈扫射根本毫无作用。



  梁风有些无奈。



  现在是2V2,2V2的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必须依靠过硬的枪法来体现强大的实力,很难投机取巧。若是5V5,或许他能在自己身后众多的队友掩护下冲锋陷阵,或Camp,或狙杀,但2V2就不行,你若挂了,剩下的队友很可能会产生心理压力,1V2应付起来就会很吃力,所谓先下手为强,必须一开始就给对方强有力的打击,让对手去承担压力。



  现在的梁风与苟小第就像是被困在网中一样,金天秀与金智兰一收网,两人非死不可。



  很快,比分就3:2了,5R领先。



  强队毕竟是强队!



  林一等人的心又紧了起来,不光是MDK的人,在场所有中国人的心都剧烈的跳着。



  梁风与苟小第每开一枪,人们都觉得那是中国向世界发出挑战的声音,充满着震撼力,充满了希望。



  金天秀与金智兰每开一枪,人们都是一阵心惊胆战毛骨悚然,他们只盼着这两人手发抖,准心偏离轨道。



  连3D一行人都面色严肃的瞧着金天秀与金智兰的屏幕,他们似也感觉到了这场比赛非比寻常的怪异气氛。



  第六局冻结时间一过,苟小第忽然用M4在基地墙壁来画出一个“a+”的弹道印出来,梁风立即会意……



  5R这边,金天秀两人依然选择了大道。



  现在两人心中都有了底,这个MDK主要还是依靠Wind来得分,Dog起到的作用似乎并不大,而这个Wind的枪法虽然厉害,但却有着明显的缺陷。



  其实任何高手的枪法都有缺陷,关键在于你能不能发觉并用很好的对策让他的枪法扬短避长。



  这一点,金天秀无疑做得很好。



  Miller也微笑着注视着金天秀,虽然3D与5R从未在国际大赛上遭遇,但是今年的CPL允许了女子的参加,5R已从韩国出线,若5R真是一支强队,那么与3D会师CPL总决赛是迟早的事情。



  现在,他们3D每个人都有必要好好的观察一下人家的风格。



  思绪中,金天秀与金智兰已摸到了A区大坑旁边。



  “Stop!”金智兰正准备出去,金天秀立即叫住了她。



  金智兰疑惑的注视着金天秀。



  金天秀没有说话,但心里却一片紧张,她已有了预感,这一局,对方很可能要出杀着,依她的经验判断,对方连续两局都被自己用同一种方法灭了,这一局若还是犯相同错误,那他们根本不值一提。



  但这个MDK像是那种很白痴的队伍吗?所有迹象都在向金天秀表明:他们不是,他们还有绝招。



  果然,等待片刻,金智兰突然闪出去晃了晃。



  “砰!砰!”两声惊天枪响,金智兰吓出了一身冷汗——路口与平台上架起了两把AWP,一上一下,正虎视眈眈的望着大坑。



  好在梁风与苟小第并不擅长AWP,否则这两枪就直接要了她的命了。



  “双狙击!”



  金天秀顿时觉得奇怪起来,金智兰这样子冒失的冲出去居然还可以全身而退,倘若是一把AWP击空那还很正常,但现在是两把,没有理由击空的,对方到底在搞什么鬼?



  思索片刻,金天秀决定还是走大道,她要瞧瞧这两人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这次,她以掩耳不及迅雷的速度闪了出去,这个闪爆的速度与时机都拿捏到了最佳。



  可是她一闪出去,顿时有了种一记重拳打空的感觉,大道上静悄悄的,没有狙击枪响,这两人都退走了。



  但是,此刻,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道的中央,竟然直挺挺的躺着两把AWP,两把沙鹰,而且在明亮的光线下仿佛还在闪光。



  “什么?”这次连3D的人都吃惊了,主战枪手枪统统扔了,那手里不是只剩下匕首了吗?用匕首来战胜“AK女神”?这两人脑袋是不是彻底锈住了。



  金天秀此刻的心里简直无比的惊讶,好奇。



  她大脑里飞速的计算着,计算着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起码在那一瞬间设想了很多种情形,但没有哪一种情形可以合理的解释出这种怪事的原因。



  她忍不住悄悄抬起头瞧了瞧对面林一等人的脸色,MDK人的表情依旧很严肃,大家都专注的看着屏幕。



  “难道他们觉得这样也正常?”金天秀忍不住这样想道。



  但金智兰却不这么想了,她却觉得这****人存心侮辱他们韩国人——不用枪与你玩CS,这是起码是种不尊重对手的表现。



  于是,金智兰飞快的提着AK跑了过去。



  “Team,fallback!”



  金天秀赶紧发出了指令,她虽与金智兰一样好奇,但她却还尚存着一分理智。



  但是一切的都来不及了,在金天秀的视线里,金智兰跑到路口就一个凌空跳跃动作,路口斜坡下立即射出来一串子弹,金智兰在半空中被梁风打爆了头。



  一看屏幕,MDK | Wind M4枪杀5R | Fly,金天秀这次真正的吃了一惊,那一刹那,她终于明白过来,人家在冻结时间里一人买了两把枪,自己进入大道时,两枪AWP故意击空,目的就是要让自己明白,他们买的AWP,然后自己一看见AWP在地上就会误以为人家把枪扔了,自己一好奇就肯定要中别人的诡计。



  等金天秀明白这之中的原委时,苟小第已冲平台上跳了下来,他抱着一把MP5又乱蹦乱跳开了,金天秀立即反应过来,手里的AK迅速开火,苟小第立即倒下了,死状几乎与金智兰一模一样——在半空中被爆头。



  但是,这次5R才真正的一错再错了,梁风从路口已经闪出来蹲下了,这个架势就像一辆坦克定好了点,炮管已经瞄准了轰炸目标,炮弹已经上膛,一切都已成为定局,他瞄准的敌人无论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避开他的致命一击了。



  金天秀与梁风的距离不过10米远,这个距离也意味着她进入了梁风的有效射程。



  “哒哒哒哒哒!”梁风一口气射出了12发子弹,每颗子弹都准确的击中了金天秀,金天秀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鲜血在空中四散飞溅。



  “Counter Terrorists win!”



  “好!”金扬忍不住叫出声来。



  云青微笑着拉住他的手,道:“咱们是不是又赢了一局!”



  “恩!”林一也笑着回答她,他用手用力的拍了拍苟小第的肩膀,关键时候,苟小第用自己的智慧把比分扳平了。



  这招扔枪战术可说也是林一的一大招牌战术,其目的并不在于有效的射杀敌人,而是打乱对方的心理,让对方变得猜忌,犹豫,惊疑,不安,好奇,或是生气,但无论怎么变,一个CS选手一旦在比赛里心理受到干扰,这简直等于他的CS水平下降了一大半,一个高手很可能就变成了一只菜鸟,正所谓攻人为下,攻心为上。



  梁风与苟小第表演的这一幕让5R为自己的好奇心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你们……”金智兰惊怒交加,她差点就站起身表示抗议了。



  但金天秀却扭头看了看坐在裁判机器上的Rambo,Rambo摊开手,无奈的向金天秀耸了耸肩,那眼神就是向她表示:MDK没有犯规!你们别闹意见,连我都觉得很冤枉!



  金天秀忍不住叹了口气:没什么好冤枉的,人家确实没有犯规,一个人在比赛里就算买3把,买4把枪也不算犯规,只要他有钱,更何况这是2V2的第六局,大家的金钱都是16000,自己也可以买两把枪来骚扰他们,可自己为什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这两个冒不起眼的家伙又利用了自己的惯性心理,这一局,咱们该输!



  “唉,林一说得一点也不错,这个小孩子确实是个天才!”Miller忍不住暗自感叹,“刚才这一局所包含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若没有对比赛节奏与对方特点,心理的分析,这个MDK绝对不敢这么冒险死守大道,而且这两人在干掉Fly以后喜欢跳的这个Dog居然买MP5来干扰Ray,但其实真正的杀着才是Wind,但最重要的是在比赛里出怪招,出怪招往往必须冒险,冒险必须需要很好的枪法基础,枪法基础又需要耐性……唉,这里面需要的选手素质实在太多太多了。”Miller越想越觉得MDK神秘,越想越觉得MDK可怕,不知不觉中,他竟流了身冷汗。



  比赛依旧进行着。



  但沙曼却没有再关注着战局的进行,她静静的注视着梁风的屏幕品位着梁风瞬间灭杀金智兰的那一刻,那一瞬间梁风的准心本是贴着墙壁的,但金智兰跳出来的时候,他的准心转得快得让人根本没有办法看清楚,她猛然想起那次在阳光小区:



  ……



  “风哥,你这是干什么呀?”沙曼发现梁风虽在玩CS,但是画面显示的是沙漠二的画面,他自己建了个主机在单独玩,而且主机里只有他一个,他就站在A区平台用M4瞄着大道,不停的用鼠标在屏幕上划拉着什么,他的准心完全在屏幕上来来回回的乱动,而且他好象还划拉得很专心很认真的样子。



  梁风道:“呵呵,沙曼妹子!”



  梁风道:“我这是在单独训练。”



  沙曼道:“单独训练,好象是瞄准什么一样的?但你这主机上根本没人呀?”



  梁风道:“咱这是在训练假象。”



  “假象?”



  梁风笑道:“知道乡下人劈柴的动作吗?”



  沙曼道:“见过的!”



  梁风道:“每一斧头劈下去,不但讲究准确,而且还讲究力道,时间久了习惯就成了自然,如果这个时候你面前没有木柴,你也会劈下去的,但假如木柴出现在你头顶,你该怎么劈?”



  ……



  她现在终于明白梁风为什么要长时间忍受着枯燥与寂寞那样一个人不可思议的练枪了,一个人若是像梁风这样蹲在那里扫射,很可能有种冲动与习惯,力图把子弹打在一个点上,但梁风假想着,屏幕上有无数个敌人突然出现,他到处划拉着,每一个子弹都能打中一个敌人,这种扫射枪法简直可说是天下无敌。



  是的,这就像乡下人劈柴一样,长年累月的习惯让他自然把柴放在地上,然后一斧头下去,但是柴假如在自己的头上呢?力道还能不能这么重,还能不能这么准,最重要的是木柴出现在自己想不到位置上斧头还是能最快的速度而又随心所欲的到达,正是眼到心到,心到手到,手到人倒,这其实也是CS里枪法的最高境界了,而且必须是一个枪法流选手突破极限才能达到的水准。



  “风哥真的是一个太了不起的人了,想不到他竟然从常年的挑水砍柴农村生活中领悟了CS枪法的完美真理,厉害,真的太厉害了!”沙曼忍不住暗叹着,“对了,我忘了风哥是练过武的,卓姐姐都说过,武学原理与CS原理是相通的,哎,风哥,真是厉害呀,我这次才算真正的服了……”



  沙曼正兀自出神着,她忽然发觉林一正盯着她。



  她顿时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脸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