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九章 金天秀(上)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九章 金天秀(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一百零九章 金天秀(上)

  和平饭店大门一阵喧哗。



  战胜了中国队的3D与5R在鲜花与掌声中走进了饭店大堂,随行的领队,队员,赞助商代表,保镖,保安纷纷来到电梯门口。



  金智兰忍不住对金天秀笑道:“今天咱们大获全胜,呵呵!”



  金天秀淡淡道:“难道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吗?”



  金智兰笑道:“队长,你别老是这么不高兴的样子嘛?”



  金天秀道:“我什么地方不高兴了?”



  金智兰道:“我总觉得你老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Sanmi笑道:“大姐是肯定是相中了那个OPK的K了!”



  金天秀笑骂道:“去你的,怎么可能嘛?”



  Sanmi笑道:“那个中国小伙子还是挺帅的,听说在中国有好几百万的女C迷呢?”



  “好几百万?”金智兰忍不住吃惊道,“天啊,我要是在韩国有几百万的男C迷就好了!”



  Sanmi笑道:“做梦吧你!”



  说笑中,电梯门很快打开。



  5R战队的保镖率先走出电梯,这些漂亮的女孩子们在韩国几乎是国宝级的人物了,他们的工作必须严谨细致。



  酒店长长的走廊出现在众人面前。



  与以往不同的是安静的走廊上这次居然有个小孩子在那里踢着足球。



  苟小第!



  金天秀怔了怔,这个孩子她仿佛在那里见过似的。



  他的身影很孱弱很单薄,一张小脸很白,白得就像张纸,看上去就像营养不良而且受了很大惊吓的样子,无论谁看见这张脸都不会觉得他很讨厌,只会觉得他很可怜,但更奇怪的是他腰上垮着一个小小的棕色小木箱,木箱上栓着两个塑料小板凳,金天秀实在想象不出这个箱子与板凳是用来做什么用的,看着他一身脏兮兮的衣服,5R的人更是大感奇怪,她们参加过无数次的商业性质表演赛,总是下榻在一些很高档的酒店,她们的意识里,像苟小第这样的街头小子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可瞧着他在那里踢着一个足球,那一脸开心、一脸童真的表情,金天秀的心里忽然产生一丝震撼,这种感觉很遥远,但却异常熟悉,她说不出来这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她从来不曾有过的。



  “让开,让开!”保镖们已经走上去。



  苟小第吓了一跳,一群人口里呜里哇啦的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好象对他很不客气的样子。



  这时,电梯的另外几道门打开,3D与主办方的人已经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翻译官走上前用着韩语对5R领队朴真友问道。



  朴真友皱眉道:“请问这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人?”



  翻译官瞧了瞧苟小第,笑道:“对不起,我们也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混进酒店里来的!”他迅速转过头向副部长向海望去。



  向海回头对酒店保安道:“这是怎么回事?”



  保安额头渗出了冷汗,道:“向,向先生,我们,我们也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孩子。”



  朴真友对向海道:“向先生,我希望我们5R战队能够有一个非常安全,非常舒适的入住环境,进而能确保三星公司与中国网通的商业活动能够顺利的进行,但是现在,我对你们中国的主办方的安排感到很遗憾。”



  朴真友的话说得很客气很委婉,但向海的脸色却已非常的难看。



  中国与美国韩国的商业活动是不应该犯下这种低级错误的。



  他对保安道:“让这个小孩离开!”



  保安还未答话,韩国保镖已经走上了前用着韩语对苟小第道:“滚开,滚开!”



  苟小第一脸惊惶的看着这几个虎背熊腰一脸凶相的外国人,他不知道这些人在说什么,但看模样好象一个个不怀好意的样子,再看看走廊那头,还站着一大堆人都用各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有些眼神就像曾经的联众网城里一些凶神恶煞的顾客眼神。



  保镖们一看这个小孩居然没有反应,一个个气坏了,别说在中国,就算是在美国白宫,也没有谁敢对他们置之不理的。



  一个保镖忽然夺过苟小第的足球,一把把他推倒在地。



  苟小第顿时急了,爬起身来就去抢那个足球,口中道:“还我的球来!”



  可惜他这样一个个头怎能与一个保镖相比。



  这次,他不但没有抢到球,反而又被推倒在地。



  “砰”的一声,苟小第的头重重的撞在了墙上,金天秀顿时也觉得心里一痛,但她依然没有表情。



  这个时候,两扇电梯门同时打开,刚从静月楼上来的林一走出电梯,他的沉重的脸色又变了。



  另一扇电梯走出来两个人,两个气度非凡的中年人——陆定坤,仇笑仁。



  陆定坤也怔了怔,随即笑道:“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仇笑仁也笑了,只不过他是冷笑着,令人不颤而栗。



  林一也笑了笑,继续往前走。



  他很快就看见了走廊上发生的一幕,他一惊,正准备上前。



  然而走廊另一头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住手!”



  众人都吃了一惊。



  这个声音虽然不大,但隐隐中却透着一种严正而不容抗拒的凛然之气,无论什么人都听到这个声音都不得不抬头。



  梁风!



  “风哥!”苟小第的眼泪已经流了出来,他一头钻进梁风的怀抱,梁风立即搂住他。别人欺负他他不会流泪,但在自己兄长的面前,他才会觉得委屈。



  也只有在自己的兄长面前,人才会觉得自己是多么需要关怀!



  金天秀的眼圈也突然一红,她不知道为什么,她只觉得忽然很心痛,这个孩子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她的心。



  梁风的身后自然是4S一行人,而方剑辉这个时候却不知去哪儿了,如果他在场,一切都还有挽救的余地,但现在,事情已经发生。



  “你妈!他只是个小孩子,你们这些狗日的外国佬!我操你们的妈!”4S破口大骂,虽然他也看出面前这一大堆人来头很大,但他不怕。



  只要有人欺负他的兄弟,就算面前有堆坦克等着他他也不怕,他的字典里,“怕”字永远是个错别字。



  “你是什么人?”翻译官走上前,很不客气的问道:“知不知道这里是和平饭店,5R与3D都是咱们中国的客人?你们这种人是怎么混进来的,还不让开!”说完,他用着十分轻蔑的眼神打量着一身粗布衣裳的梁风。



  梁风抬手制止了正要冲动的4S,他走上前,挺直了胸膛,用着标准的普通话厉声道:“我不知道什么3D和5R,也不知道什么和平饭店,更不知道什么中国的客人,我只知道,这里是中国,是中国人的地方,只要是中国人的地方,那就容不得外国人来欺负中国人,而且还是欺负一个中国孩子!”



  他这番话缓慢有力,掷地有声,表情大义凛然,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凛凛正气,令所有在场的人都是一呆。



  金智兰只觉得眼前这个中国人简直就是一座阻挡在所有人面前的大山,令人只能仰望,不敢逼视,就算在CS里,Heaton这样的高手站在她的面前她都觉得没有眼前这个大汉这种神圣的气势。



  翻译官脸一沉,道:“我不管你说什么,你必须马上离开这里,这里是和平饭店,可不是你这种农民来撒野的地方。”



  梁风肃然道:“你是不是中国人?”



  翻译官一愣,道:“我怎么不是?”



  梁风缓缓道:“你身为中国人,见到自己的同胞受欺负,不但不出手相助,反而帮着外国人来欺负中国人,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别人要侮辱咱们中国人是东亚病夫,就是因为有你这种忘了祖宗名字的人存在!”



  这番话说出来,翻译官脸上顿时一阵红一阵白。



  梁风走上前,走到那个拿着足球的保镖面前,“呼”的一伸手,足球立即就到了他手里。



  保镖们惊呆了,他们都是在委内瑞拉世界特种兵基地训练出来的优秀保镖,尤其是这个手里托着足球的保镖,他曾经还保护过总统的安全,但现在被梁风随随便便这么一挥手,他只觉得眼前一花,足球就到了人家的手上。



  别说一个足球,就算是平时,有5个人同时来抢他手里的一个箱子都别想抢得走,但现在,他发现眼前这个中国人绝不简单。



  他猛的一伸手就去抓足球,他虽抓住了,但无论怎么用力却不能在梁风手里撼动分毫。他哪里知道,梁风的手劲是从祖祖辈辈的种田,砍柴,担水,开山,杀狼并在冰天雪地里练成的,这样的手劲别说他,就算他们几个一起上也休想动得了。



  其实,中国农民有的是力气,中国农民的力气就是世界上最高深的功夫,哪是什么他们几个的跆拳擒拿散打可以比拟的。



  保镖急了,另一只手猛的搭在了梁风的肩头,用力下按,谁知梁风毫无反应,他大惊失色。而梁风的手缓缓的像把铁钳一样抓住了他的手。



  保镖的表情变了,由惊讶变成了痛苦,但他死都不吭一声出来。



  “很好,有种,我从来不会动有种的男人!”



  梁风凌厉的眼神瞪着他,他只觉得心里一寒,忍不住松开手,倒退了好几步,心里一片恐惧。



  他头一次发现比武力更可怕的东西——人的眼神,正气的眼神!



  梁风走上前,举着手里的足球面对着一堆惊呆了的人,平静的说道:“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听懂中国话,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们,我们中华民族是世界上一个优秀的民族,无论你们是什么人,只要在中国的国土上,都必须尊重中国人,尊重中国!尊重中国人,也是尊重你们自己!”



  听到这番话,5R俱乐部所有人的眼神都露出了敬仰的神色,他们韩国其实也是一个很有民族尊严的国家,每一个韩国人都奉行着大韩民族精神,他们尊敬有着一幅硬骨头,有着不肯向强权低头的铮铮汉子,就像梁风这样的真正男人。



  朴真友低下头,对向海小声道:“向先生,你们中国人确实非常了不起!”



  这本是句衷心称赞的话,但到了向海的耳朵里就变得极为难听。



  向海铁青着脸,走上前,对梁风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我希望你现在马上离开这里,不要为中国与3D5R的友谊活动增加麻烦,我希望你能从大局出发!”



  梁风淡淡道:“他们不给我的兄弟道歉,今天要么就滚下楼去,要么就踏着我的尸体走过这条走廊!”



  向海又惊又怒,但又无可奈何,遇上这种身怀绝技却又誓不低头铁汉,任谁都无计可施。



  苟小第的眼泪又流了出来,这次眼泪里的成份不再是委屈,而是感动。



  如果你有这样一个兄长,你此生还谓何求?



  金天秀终于缓缓的走了出来。



  “这位先生,我为我同伴的行为而表示深深的歉意,希望你能原谅他们!”



  梁风的脸上也露出了惊讶之色,他没想到金天秀居然也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



  金天秀向苟小第笑了笑。



  苟小第立即躲到沙曼的身后,拉着沙曼的衣角,惊恐的望着金天秀,他的眼神里虽然有委屈,但也隐藏不了害羞而激动的神色。



  “小狗子,别怕!”沙曼拍着他的头。



  金天秀沉声道:“这位先生,虽然你的身手很厉害,但那也只是武力,如果你想要我们韩国人佩服你们中国人,起码你应该明白,你至少要证明你比我们强,这次来到中国,我们5R俱乐部是与你们中国战队切磋CS技术的,但是你们却连一场也胜不了我们,如果你说我们不尊敬你们,那也是你们自身的能力问题,你觉得呢?”



  金天秀一番话说得很客气,但是话里的意思却一点也不客气,让人立即联想到一句老话:落后就要挨打!



  4S一听,再也忍受不了了,站出来道:“妈的,你说些什么大话,跟小日本一样大小的国家还这么猖狂,老子们中国多的是人才,还打不赢你们?”



  金天秀也不生气,她微微一笑:“但是今天下午的事实证明你们中国至少是赢不了我们韩国的,就连你们的足球也一样,难道你忘记你们的恐韩症了吗?”



  4S简直鼻子都气歪了,他正准备开骂,林一的声音终于从人群里传了出来:“今天下午跟你们比赛的队伍是中国最有名的队伍,但未必就是CS最厉害的队伍!”



  众人都忍不住回过头。



  一看见林一缓缓走了过来,MDK所有人都露出了高兴的笑容。



  林一拍了拍梁风的肩膀,道:“风哥,好样的!”



  梁风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林一转身对金天秀道:“金小姐,你说得很对,但是我在这里也告诉你,今天你们不要想通过这条走廊?”



  金天秀的脸色沉了沉,道:“哦?”



  林一笑道:“除非你们5R与3D一队出一个人来与咱们2V2,赢了你们就可以过去!”



  这句话说出来,所有人一阵大哗。



  几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居然CS来刁难3D与5R,这简直是自寻死路。



  金天秀笑了。



  就连在人群后的3D一行人也笑了。



  但珍妮与Miller却没有笑,珍妮走上前,道:“这位先生,你好,我是3D俱乐部的经纪人,我想请问你的尊姓大名,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告诉我?”



  面对眼前这个黑人女子,林一内心赫然一阵激动,他缓缓笑道:“我的名字,叫林一,树林的林,第一的一,也就是说,我只是这个国家里的一片很普通的树林,但我这片树林拿到世界上来就应该是第一的,而且在中国,像我这种树林多如牛毛,数都数不清!”



  一行人顿时全都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