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CS-边城浪子

本书讲述的是以林一为首的平民CS选手为梦想奋斗着的故事,六个命运坎坷却自强不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五章 迎头痛击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五章 迎头痛击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一百零五章 迎头痛击

  陆月馨的目光轻轻的划过仇天全身上下。



  仇天一动不动,而且脸上半分表情都没有,他整个人根本就似一团黑色诡异的杀气站在那里,令人不敢直视,令人喘不过气来。



  “嫂……”江航把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道:“馨姐!”



  陆月馨道:“江航!”



  江航道:“加油!”



  “加油!”燕雯也从后面走上来。



  仇天这才吐出一句:“该我们上场了!”



  陆月馨轻轻一笑,尾随着仇天走了上去。



  当无数摄象机把镜头对准陆月馨的时候,全场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不少男C迷差不多快把嗓子拧出来当自来水龙头用了。



  陆月馨微笑着靠近Miller与金天秀,用着标准的英语说道:“Good Luck!”



  Miller微微一笑,用着标准的汉语道:“谢谢!”



  金天秀也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语,道:“加油!不要让我们把你们打成6:0!”



  陆月馨暗自心惊,这两个举世闻名的高手居然对中文的造诣颇深,这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Miller向仇天也笑了笑,道:“你好!希望你会成为能战胜我的中国选手之一!”



  仇天面无表情,淡淡道:“很好!”



  这次轮到Miller吃惊了,仇天的冷静让他感到了眼前这个中国选手的不同寻常。在第一场3D与OPK的友谊赛与后来几场2V2表演赛里,他就注意到,前面的选手虽然实力非常强,但在临场的发挥上或多或少都显得有些激动或是局促,而这个OPK | K绝不同于其他选手,起码他表现出的冷静就远胜前面的人,而更可怕的是他整个人现在散发出来的那种逼人,冰冷,漠然的气质,这是一个只有经过无数千锤百炼大浪淘沙的高手才会有的风范。



  仇天的目光机械的掠过Miller,金天秀。



  两人都忍不住暗自机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当仇天的目光掠过陆月馨的时候,连一贯沉稳的陆月馨也感觉到有股彻骨的寒意从脚底升到了头顶。



  她也暗自心惊,短短一个月,仇天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



  准确的说,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仇天的人恐怕就是陆月馨了,几个月前,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仇天什么时候不是显得朝气十足,活力四射的模样?对她,对江航,对罗强,对张一勉,对OPK的所有人都是彬彬有礼,热情诚恳,但是现在,仇天的目光里根本就不带有一丝人类的感情,因为那完全就不是一双人的眼睛,那种眼神的背后,隐藏着的是暴戾,是凶残,是狠毒,是阴险,而且换一个人根本看不出来。



  陆月馨忍不住有些心伤,但更内疚,她知道,也很理解,仇天的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完全就是因为她陆月馨当初的无情与背弃,在陆仇两家解除婚约的时候,哪怕她只要有半句安慰仇天的话语,仇天也不至于变成今天的模样,但是爱恨情仇,孰对孰错呢?



  曾经风花雪月的情侣,分手后如果对对方多一些尊重与理解,那世上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眼泪与丑恶了。



  陆月馨暗暗叹了口气。



  见到这个情景,坐在体育馆VIP房间里沙发上的陆定坤也叹了口气,他也从电子屏幕上看出了仇天的不正常,仇天的消沉与冷漠本质上与当初林一的颓废与自怜完全雷同。



  现在林一站了起来,仇天却倒了下去,世上很多事情都是因果循环的,你春风得意佳人怀抱的时候根本不曾体会到人家至爱分离天涯伤心的心情,但总有那么一天,人家自强不息勇往直前之日,便是你百般追悔天降厄运之时,然而塞翁失马,又焉知祸福呢?



  陆定坤长长的叹息着,他很了解仇天现在这种心情,但他不忍心看到仇天这种样子,他知道一个人若是变得如此并长时间的持续下去,那个人很可能最终会自己毁了自己,尤其是仇天这样对自己人生还未看清的年轻人。



  年轻,某种程度上说这个词也意味着迷茫!



  倘若那人是别人他并不在乎,问题他是自己老朋友的儿子,老朋友仇笑仁唯一的儿子,这个儿子若是有什么不测,仇笑仁这一生也算是白活了。



  陆定坤端起茶杯,无不忧郁的说道:“老仇,你还是太宠爱阿天了!”



  仇笑仁似乎没有听出陆定坤话里的玄机,他忍不住笑了笑,道:“老陆,你与我不是一样?难道你不宠我的干女儿么?这次他们两人能够同台献技,你不一样砸了好几张支票进来?”



  陆定坤微微一笑,道:“我这支票可不是白砸的,实话告诉你吧,我近期也打算做个CS俱乐部出来,CS这玩意带来的广告利润虽说不怎样,但能从这里面找钱出来我倒是很有兴趣!”



  仇笑仁惊讶道:“哦?你也有兴趣,哈哈,看来现在你也对大投资计划没什么兴趣了,这些小打小闹的玩意反而更能让你提神,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建公司出来招人?”



  陆定坤笑道:“人选还没定,等这次CPL结束了我再选人,我准备拿五千万出来试试这里面的深浅!”



  仇笑仁笑道:“五千万?哈哈,你还是老脾气,做什么都喜欢冒险!”



  陆定坤淡淡一笑,眨眼道:“不冒险那还有什么意思?”他紧紧盯着仇笑仁,道:“你现在岂不是也在冒险?”



  仇笑仁勉强笑了笑,任何人想在陆定坤面前隐瞒真实意图那都是徒劳。



  他虽笑着,但脸上却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他这次联合陆定坤给主办方砸了天价的广告费赞助费无非是想给仇天与陆月馨制造同台的机会,也许在他心里,他对儿媳的最终人选还是陆月馨,陆月馨假如铁定是他仇笑仁的儿媳,那么陆家的一切产业最终也是他仇家的,陆定坤这只老奸巨滑的狐狸到头来机关算尽终究还是输给了他仇笑仁这个黄雀在后的大猎人,但最根本的还是他不想自己的儿子就这么沉沦下去,现在唯一能唤回仇天的人就陆月馨,“同台竞技”这番苦心他不求仇天能明白,他只希望仇天能争口气,能让陆月馨重回他们仇家的大院。



  只是,天底下父母的苦心,大多都被儿女们给枉费了。



  仇笑仁叹了口气,喃喃道:“CS里的恩怨,就应该在CS里去解决!”



  但陆定坤放下了那杯“龙井”没有再回答仇笑仁,因为他已从屏幕上看见,仇天与陆月馨已并肩坐下,比赛即将开始。



  时间:2004年5月19日



  地点:中国上海虹口体育馆



  比赛地图:De_dust2



  比赛双方:3D | Ksharp 5R | Ray VS OPK | K GR | Luna



  3D与5R扮演匪徒角色,6局制,一二局只能使用手枪,三四局可以购买步枪,五六局及以后双方可以购买任何武器。



  随着屏幕上显示出“GL and HF”的字样,体育馆空前的安静了下来。



  第一局,仇天与陆月馨都选择了火力强大的沙鹰,光从配置上就能看出中国队想要取胜的决心,他们决心以刚烈威猛的火力压制对手。



  Miller与金天秀则是两把USP。对Miller来说,他很少使用除USP外的其他手枪,尤其是如今的CS版本取消跳杀后,他一直喜欢AWP+USP。



  冻结时间一过,陆月馨就迅速来到大道转角处紧紧的瞄准A洞口,仇天则站位大道另一边的转角,他这个位置只瞄准小道出来一段距离后的地方,这个点不但是他的成名防守,而且与陆月馨的位置相距甚短,做到了既能各自自由发挥又能相互照应,更重要的是这完全就是种守株待兔的做法,可谓是一种非常适应中国玩家的蹲点式打法。



  但蹲点的战术往往也是考验人耐心的战术。



  所以在这一局时间过去1分半钟的时候,仇天与陆月馨的视线里没有半分响动,Miller与金天秀走得很慢,一个走A门,一个走小道。



  他们本就是个人能力非常强的选手,不在乎照不照应的问题。



  很快,小道与A门同时飞出来闪光。



  陆月馨没有动,仇天却受到了半空中爆炸的闪光干扰,他忍不住退后了几步,他这一退,Miller就已经走出了小道,当仇天再悄悄出去的时候,他就听到了“铮”的一声响,然后视线一歪,准心就飘上了天,他知道自己的头盔被人家击中了,再一看小道,有个眼镜匪在那里似乎正悄悄的走了出来,他手里的沙鹰刚抬起来,但还没来得及开火就掉在了地上。



  爆头!



  “哇!”观众们一片惊呼。



  Miller只用了两枪就解决了仇天。



  两枪击毙对手的情形很常见,但令人吃惊的就是这两枪的间隔时间相当长,根本不是自然而然的开枪,而是有意识的射击,仿佛就像是计算好了的一样,两颗子弹必然击中仇天,必然击中他的头部,而且只用两颗子弹,多一颗都是浪费。



  如此精确,如此沉稳,只有亲眼见到才会叹服。



  仇天虽早有心理准备,但难免还是吃了一惊,对方不但枪法神奇,而且料事如神。



  仇天一挂,陆月馨顿时形成了被两面夹击的恶劣局面,现在前有强敌,后侧人家很可能立即埋C4。



  但是陆月馨并非众人想象中那么简单。



  其实,陆月馨的个人能力已属非常强大的那种,她在LOST,OPK与GR的日子里都得到很好的训练并身兼数家之长,只是她一直没有机会发挥出来。



  LOST,OPK与GR这三支队伍本都是极端的枪法流队伍,LOST的勇猛,OPK的刚烈,GR纵深宽大的枪法都被她很好的糅合在了一起,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还把余溪的耐性与林一的穿射学到了五成。



  所以,金天秀一见对方挂了一人她就轻松的从A洞口闪了出来,这一闪,USP的准星牢牢的锁定在陆月馨身上,可惜的是陆月馨的沙鹰准心更快更准的锁定在了她的脑袋上。



  “砰!”的一声闷响,金天秀就被自己大意的心理送了命。



  Miller一惊,看来这个Luna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瞬间就把金天秀给挂了。



  金天秀这才真正大吃一惊,刚才在台上握手,她一直以为陆月馨这样的女孩子只不过主办方拿出炒作新闻的花瓶,现在她才明白,没有身怀绝技的人是上不了这个台的。



  陆月馨在同样没损失一点HP的情况下解决金天秀后,C4终于响了。



  她迅速回赶,来到大道转角处。



  这个时候全场所有人都捏着把冷汗,一旦走出大道,面对的是CT基地,小道,平台三个点,Miller不知隐藏在哪个位置的,三选一,这又是一道选择题!



  大都数选手一般都是用自己的反应来做这道选择题,所以生还率为百分之三十三。



  但陆月馨并没有这样冲动,她换出一颗手雷扔出,这颗手雷扔得很有技巧,它骨碌碌滚到了CT基地斜坡右侧的角落边爆炸。



  陆月馨的耳机里立即响起轰隆的爆炸声,只不过这爆炸声中夹杂着一丝轻微的“啊”声。



  有经验的选手都知道,一颗高爆如果炸中蹲在死角里的人,那人有时候会发出一声被炸中的闷响,这声音虽然极度轻微,但对陆月馨来说已足够说明一切。



  果不其然,Miller确实就躲在那角落里,他原本是等陆月馨上平台拆雷时再出手,结果是陆月馨那一瞬间忽然换出手枪对准转角墙壁一阵乱穿。



  她与林一还在一起的日子里,林一的穿射她虽然没学到要领,但林一的判断她至少学到了六成。



  Miller就这样活生生的被穿死在斜坡上,穿死完Miller,陆月馨迅速爬上平台三下五除二就把C4给搞定了。



  随着“The bomb has been defused”的字样出现在中央大屏幕上时,体育馆全场爆发出炸雷般的掌声。



  众多中国C迷怀着一颗期待的心经过了整整一上午的煎熬终于赢来了首局胜利。在前面5R对阵5E,3D对阵OPK的比赛虽然也有胜利局,但5V5的正规比赛受到各种因素的干扰太多了,而2V2的表演赛却是实实在在的个人能力体现,如能战胜其中一对组合,那起码证明中国人的个人能力是优秀的,要知道3D的选手都是以个人综合能力而闻名于世界的。



  2V2的一局胜利,含金量实比5V5的含金量大多了。



  “很好!”仇天淡淡的说着,他语气里已有了丝欣慰的成分。



  陆月馨扭头向他笑了笑,仇天心里也动了动。



  第二局开始。



  “一起行动!”金天秀冷冷的说了句。



  Miller点了点头,金天秀的意思他很明白:对手实力很强,不能小看。



  这一次,在双方经过A门一番手雷闪光的试探之后,Miller与金天秀采取了两人共同进攻小道的路线。



  而仇天的行动却让所有观众心惊肉跳起来。



  也不知是他的运气还是胆识,他居然顺着A门摸了出去,而且跟在Miller与金天秀的P股后面,甚至连他们手中的银灰色的沙鹰都清晰可见,这两位举世闻名的高手竟对此一无所知。



  看着雷达上代表仇天的亮点移动到那个位置上去了,陆月馨也忍不住心跳加速起来,她不敢想象仇天是怎么跟到人家背后的,但他就是做到了,仇天就是仇天,出色的胆识,惊人的勇气,当真是艺高人胆大。



  陆月馨紧张的握着沙鹰,现在她要做的就是怎样尽量的阻击马上从小道口子上出现的敌人,让大后方的仇天顺利偷袭得手。



  然而惊人的事情又发生了,摸到小道上的仇天居然又退了回去,退回了A门,然后沿原路返回来到A区大道。



  “啊,怎么了呢?怎么这么傻比呢?刚才那么好的机会都不偷袭!”观众们纷纷大惑不解。



  事实证明仇天没有傻比,在他退出小道的那一秒,Miller与金天秀居然猛的掉转枪口也沿着原路返回了A门。



  绝顶的高手,总有种绝顶的智慧与感应,这岂是常人所能揣测的?



  看到Miller与金天秀悄悄来到大道上,全场观众这才惊得目瞪口呆,在台下的江航燕雯与其他选手也都满头冷汗:OPK | K不愧是一代高手,换成是我刚才一定挂在小道上了。



  经过小道的一番跟踪,仇天心里终于有了底,他小声道:“他们要从大道来了。”



  陆月馨道:“哦?”



  仇天沉声道:“你不相信我?”



  说这话时,他淡漠的语气里竟然有了一丝感情:“你相信我,真的,就这一次!”



  陆月馨顿时心神大震。



  ……



  “你相信我,我是真的爱你的!”



  “阿天,不是我不相信你!”



  “那是为什么?”仇天看着陆月馨,眼神里充满了说不出的无助与痛苦。



  陆月馨怔怔的瞧着庭院里的已经凋谢的花朵,花瓣在清风中凌乱的飘散,就像他们之间早已破碎的爱情。



  “阿天,你听我说,你别这样,其实比我好的女孩子还有很多很多!”



  仇天的眼圈有些发红,他也是一个男儿泪不轻掸的人,只是男儿在掉泪的时候,往往大多都是为了钟爱的女人。



  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



  这一切换来的又是个什么结果呢?



  仇天眼眶里含着泪水,喃喃道:“你不公平!”



  “ 哦?”陆月馨惊讶的看着他。



  仇天一字字道:“你可以与你没有任何感情的人一次又一次的妥协,却不给为你付出过一次又一次的人机会!”



  陆月馨沉默,许久才道:“也许是的,所以我这样的女子并不值得你喜欢!”



  仇天道:“求求你,你相信我,真的,就这一次!”



  求这个字从一个男人口里说出来,女人通常只有两种反应,一种是震撼并觉得可怜,另一种是觉得这个男人已经完全不是男人了,好在陆月馨属于前者,只是她头也不回的走进寝室却让仇天自己把自己看成了后者。



  “林一,又是你,老子这辈子活着杀不了你,死了做鬼也要你的命!”仇天在陆家别墅的大院里仰天狂吼着,怒吼着,他已彻底疯狂,彻底走火入魔。



  ……



  现在,似曾相似的话语突然又从仇天的口中说出,陆月馨就彻底呆住了。



  也许陆月馨有很大的可能成为CS世界里的天才选手,可惜,她有了这个弱点注定不能出类拔萃。



  “一个好的Cser是不能有感情的!”这句话注定是很多感性至上的选手难以逾越的高山,就像现在的陆月馨!



  她这一**,Miller与金天秀的两把沙鹰已无情的通过了长长的大路,来到CT基地斜坡上。



  “啪啪!”又是两枪。



  金天秀枪口仿佛青烟都未褪去,陆月馨的尸体就从平台的爆破点跌落下来。



  与此同时,仇天的沙鹰也响了。



  “砰砰!”同样两颗子弹。



  Headshot!



  Headshot!



  金天秀与Miller立即血溅当场。



  金天秀倒下的时候,她才恍然明白,其实仇天就躲在CT基地里。



  她与Miller通过斜坡与大道的交汇处时仇天就只能看到他们两人的头顶,而他们同样也只能看到仇天的头顶,只不过仇天一身黑皮,头戴防毒面罩,CT基地里光线又阴暗,若不非常仔细的观察,根本发现不了那里有个人存在。



  正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体育馆里各种暗自紧张,害怕,担忧的情绪再次被仇天这两枪化为了激动,化为了兴奋,化为了更为疯狂的掌声与欢呼声!



  来自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的著名体育解说员绰号“张铁嘴”在强忍了三分钟的比赛窒息气氛折磨后终于忍不住扯开解说了一上午的沙哑嗓子激动道:“太神奇了!爆头——爆头——!不要给3D5R队任何的机会,中国队打出了两个爆头!伟大的OPK战队队长K继承了中国CS悠久的历史和传统,截枪甩枪追枪在这一刻统统灵魂附体,K他在这一刻代表了中国CS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头爆了!理论上的死角,中国CS万岁……”



  全场观众顿时晕倒一大半。



  仇天稍稍松了一口气,刚才这两枪实在是他万不得已才做出的惊险选择,而且一点一甩的枪法本不是他所擅长的,现在若是叫他自己再重复一次刚才的射击他也未必打得出来两个爆头!这种状态可谓要在精神极度集中的前提下灵光一闪才能做到。



  仇天换着弹夹,淡淡道:“别分心,刚才你本不该挂的!”



  陆月馨几乎现在才反应过来,她吐了口气,皱眉道:“恩,知道了!”



  如此紧张激烈的比赛,确实不是现在该去想其他事情的时候!陆月馨的精神又集中在屏幕上去了。



  而另一边,3D与5R的人却议论开了。



  “瞧,这个家伙枪法很不错呢!”5R | Sanmi瞧着仇天道。



  Gaffer忍不住道:“我看也没什么,比起去年的ESWC我在中门一把DE爆heaton与element两把AK的难度小多了。



  “知道,这已经是你第三十二次说你的DE了!”Kim无不幽默的说道。



  两队人的顿时笑开了。



  台下的人们虽然笑着,台上的Miller与金天秀却面色凝重,他们似乎已经意识到眼前的比赛已不是表演性质那么简单了,再这样下去,中国上海就要成为他们的滑铁卢。



  “认真吧,金小姐!”Miller小声说道。



  金天秀点点头,暗忖道:是该拿出真本事来了,再这样下去,5Rose的就声名扫地了。